MnP

做有用的事,不要尖叫

【古辉】吻


* 突然达成的联文,和@唐河落一起写的

* 也名邵蓝几种亲吻的方式




"你是否记得那个吻,和不会褪去的叹息"




蓝博文记得第一个吻是个意外。


两人被郭铭派出去做任务,结果事儿是办完了,搞的前有警察后有追兵。


两人被堵在一栋烂尾楼里,邵志朗把他护在身后,端着枪蓄势待发,两人子弹所剩无几,邵志朗时不时回头扫一眼蓝博文,一副下一秒就要留遗言的架势。


蓝博文想好了,就算和这个人死一起也算不亏,可惜栽在自己人手里,况且和这姓邵的不明不白什么都没说清,到了奈何桥忘了怎么办。真的萍水相逢,下辈子有机会再遇见吧。


正胡思乱想着,邵志朗再次扭头看阿蓝,蓝博文脑子里想着有的没的,没注意到前面的人突然回头,下意识一抬头,邵志朗的嘴刚好擦着蓝博文的唇边过去。


蓝博文长这么大还没被男人亲过,瞬时脸红的跟熟了一样,本想别过头过了这茬,邵志朗却没有转回头的意思。蓝博文抽了弹夹出来数子弹,打算问问邵志朗还剩几颗,刚要张嘴,邵志朗已经凶狠地亲了下来。


两人周身都是火药味,加上邵志朗口腔里混合着薄荷和烟味,也不知道到底烟是薄荷味的还是邵志朗是薄荷味的。


始料未及的蓝博文顿时懵了,抬眼看到邵志朗盯着自己。


“阿蓝,我怕我们要是出不去…”


“闭嘴,有话出去说”





蓝博文记得第二个吻是在一个午后。


他刚吃完饭躺在办公室内的沙发上小憩。这时的他才接手邵志朗的位置,公司一堆事要忙,每日除了吃饭就是处理文件,这几日早出晚归连邵志朗都没碰到过几次面,于是邵志朗按捺不住来蓝博文办公室找他。


邵志朗进门刚想喊阿蓝,便看到蓝博文缩在沙发上,眉头紧皱,面前的茶几零散地堆着文件。他放缓步子走到蓝博文面前慢慢蹲下,仔细端详着蓝博文的眉眼,他家阿蓝睡着了也很好看。邵志朗轻点了下蓝博文的眉间,小声道:"别皱眉了,皱眉老得快就不帅了。"


见蓝博文没反应,邵志朗叹了一口气。片刻陈思后,邵志朗环顾下四周,拿起桌上的遥控器将单面镜开关打开,单手撑着沙发的靠背在蓝博文唇角落下一吻随后飞快起身。


蓝博文一直都没睡着,察觉到是邵志朗进来他就没起来继续闭眼休息。可没想到邵志朗的鼻息突然靠近,然后瞬间感受到唇边短暂的温热。蓝博文大脑当机了,他都怀疑是不是最近太忙导致自己出现了幻觉,但是身旁窸窣的声响和邵志朗身上熟悉的淡香味表明这就是现实。


蓝博文尽力控制住呼吸不让邵志朗察觉到异样,可能是做了亏心事怕被发现,邵志朗坐在一旁不过几分钟便离开了。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蓝博文慢慢睁开眼睛,感受到自己不受控的心跳,轻叹一口气。





蓝博文记得第三个吻是在他把邵志朗赶走的那一晚。


他听到邵志朗渐行渐远的脚步声,烦躁地点燃一根烟,还未燃到一半蓝博文猛然地把烟摁进烟灰缸转了几下。


"妈的不管了"


他冲出门落锁,然后快步朝停车场追去,电梯楼层已经显示到了二楼,蓝博文决定直接走楼梯。他不知道叫住邵志朗之后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这荒诞的举动是对还是错,他只是决定遵循自己的本能。


到了停车场,听到滴一响,远处望见邵志朗已经走到车前准备打开车门。


"邵志朗。"


邵志朗听到熟悉的声音下意识转头,略微勾起了嘴角,马上又压了下去。颇拢音的停车场回荡着蓝博文方才的跑步声,邵志朗看着蓝博文一路走到他跟前站定,努力压制着喘息,合身的西装随着他刚才剧烈的运动留下的连锁反应起起伏伏——西装还是两人一起去买的。


"邵志朗,每次我都狠不过你。"


蓝博文扯住邵志朗的领子将唇撞了上去,邵志朗愣了一会后马上顺手搂住蓝博文的腰,另一只手托起蓝博文的下颚,用舌头抵开蓝博文的牙齿往里探。邵志朗恨蓝博文的隐瞒,恨蓝博文的绝情,也恨自己面对蓝博文时的不忍心。


蓝博文紧闭双眼,他感受到眼眶里的温热,可是他知道他不能留,也不敢留,所以他只能把邵志朗推得越远越好,他不过是想把邵志朗干干净净地摘出去,从始至终。


不知道谁先咬破了谁的嘴唇,蓝博文闻到了一丝铁锈味,也好,就当最后的放纵,他加深了这个吻。





蓝博文记得第四个吻是在。


他躺在地上感受到体温逐渐流失,意识逐渐模糊。邵志朗的眼泪太重了,他努力地想抬起手帮邵志朗擦掉眼泪,他想说"少爷你哭起来真丑,所以还是别哭了吧",他想直起身给邵志朗留下最后一吻告别,可是他拼了命也动不了。


对不起了少爷。


那是他们之间未完成的最后一吻。






一点废料


*  一个不负责任的脑洞,将聊天时讨论的东西扩充了一下,随意看看





邵志朗是在钵兰街的一个破旧路灯下捡到蓝博文的,那时候蓝博文脸还没长开,有点婴儿肥,穿着一带帽白色卫衣和黑色破洞牛仔裤,风很大,直愣愣地往蓝博文衣服里灌。蓝博文往手里呼了一口气打了个哆嗦跺了跺脚,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撕开塑封点了几次才点上,只见他猛吸一口,还未入肺便直咳嗽。


邵志朗走上前掐断了烟,"小小年纪就别装模做样地学抽烟,对身体不好",他凑近看发现更显小了,整张脸藏在卫衣帽子下,一双圆溜溜的眼睛都是未经世事的无害模样。


"先生,我成年了,我今年十,二十五了"蓝博文脱口反击道。


邵志朗心想,倒像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


"你,也跟他们一样?"邵志朗随手指了指附近几个浓妆艳抹穿着暴露服饰,在路过行人中寻找隐藏客户做明显性暗示动作的人。邵志朗知道这条街乱已是常态,到晚上鱼龙混杂更是不堪,不然也不会选择此处作为一个他们的交易地点。


蓝博文目光闪烁了几下,手紧攥着衣角,"是的先生,一次500,包夜2k,如果,如果有特殊需求要另外加钱"说完舔了舔嘴唇,眼睛直视邵志朗。


几十秒的沉默被蓝博文的一个喷嚏打破了,他尴尬地挠了挠头,""对不起先生",邵志朗忍不住笑出声,脱下西装外套盖在蓝博文身后。


"跟我走"


上车后邵志朗将暖气开到最大,从格子里抽出纸巾递给蓝博文,蓝博文接过后偷瞄了下邵志朗的脸庞,小声说了句谢谢。


"先生,我"蓝博文还未说完话便被打断


"还冷吗"


蓝博文似是没想到,"已经不冷了。先生您是要什么服务"


邵志朗侧头望了望蓝博文,然后又是良久的沉默。


"先生如果是价格问题,可以再商量的"


"以后就跟我吧"


"啊?"蓝博文不解地皱起了眉。


"我说,以后就别干这个了,跟着我吧"邵志朗将蓝博文肩上不小心滑落的衣服捻了上去,他一看就知道蓝博文是第一次,业务生疏地不像话,就会像根柱子一样傻乎乎地站在那儿,不会搭讪嘴又笨。


"好"


蓝博文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是素昧蒙面的陌生人,但一看到邵志朗便有种熟悉感,是那种很安心的感觉,仿佛漂泊的船只寻到了港湾。


那时邵志朗和蓝博文都不曾预料,之后他们的人生会交织得如此紧密,成为对方解不开的羁绊。此刻的邵志朗只是开车载着蓝博文在黑暗中前行,驶向他们纠缠一生刻骨铭心的未来。




【古辉】关于饼干游戏的一点小事


*  一点摸鱼,希望各位小伙伴2020新的一年顺顺利利

*  灵感来源于日历上pocky game那张图

* 动力来源于出逃计划

* 可能ooc




邵蓝


今天是新年第一天,两人起床后本来准备出去买菜自己在家做饭,但是早上拖得太晚,清晨的小雨已经变成瓢泼大雨,两人商量后决定就在家里解决。


邵志朗在收拾床铺之余,蓝博文已起身穿拖鞋,边打哈欠边趿拉着鞋走向厨房。望着冰箱里所剩无几的东西,蓝博文无奈地叹口气,任命的拿出四个鸡蛋,然后从柜子中取出面,决定还是按照惯例一碗面条打两个鸡蛋,顺便把去超市购物的计划提前安排上日程。


邵志朗出来后径直走向厨房,看到蓝博文用小锅盛了水开火准备煮面。


“哇,有没有搞错,元旦,就吃面?”

“怎么,你看能不能施个魔法把东西从冰箱里变出来。好了啦少爷,反正之前都这样的,凑合凑合就行,你昨晚不是说还有东西没弄完吗,这里不需要帮忙,到时候好了我叫你”


邵志朗走出厨房,感到有点肚饿,正好看见桌上有前几天小英留下的百奇饼干,想起了小英当日看综艺时别人用这个饼干玩的一个叫“pocky game”的游戏,计上心头,拆开包装返回厨房,朝着阿蓝的背影问:“阿蓝,我之前看到过一个游戏,小英说好像最近在年轻人中比较火,要不要试下。”


蓝博文转过头擦了擦手上的水,看见邵志朗摇了摇饼干盒,一脸玩性大发的模样。蓝博文抽开邵志朗旁边的椅子坐下,“得,怎么玩。”


邵志朗从包装袋里抽出一根饼干,将一头塞到蓝博文嘴里,“呐,我俩分别咬着饼干的两头,然后当饼干长度较小时咬断,就是让留下来的饼干长度尽可能小”,话音刚落,还不等蓝博文反应过来,邵志朗便直接咬上另一头,边吃边往蓝博文方向靠近,瞬间就只剩下一小半的长度,眼看着邵志朗的脸越凑越近,蓝博文的手顺势抓着邵志朗的头发往自己方向一带,双唇相碰,伸舌卷走留下的小半巧克力饼干。邵志朗正准备加深这个吻,蓝博文直接退后,“玩完了,水烧开了去下面。”


“喂,有没有搞错,不是这样玩的”,说罢邵志朗又抽出一根饼干,跟在蓝博文身后,抓住他的胳膊,“不行,再来一次”


蓝博文转身搂住邵志朗脖颈,吻上了邵志朗的唇。


“少爷,下次想亲就直接说。”





酷泽


泽西现在手心里全是汗,灯光打在他身上照得他有点发晕,眼前视线也有点模糊。天知道他只是参加一个庆典会,听说阿酷学长会表演节目才来的,没想到竟然被拉上台参加游戏,还是饼干游戏。


当时主持人已经抽了几组,剩下的一组公布第一个人是阿酷时,观众都尖叫起来,泽西知道阿酷一直是学校的人气明星,可是听到阿酷的名字看到他可能要和别人参加这个比赛时,心情还是有点低落的。泽西才不会承认进校看到阿酷学长时便已经一见钟情,可是两人交际较少,而且学校里喜欢阿酷的人这么多,自己作为小透明怎么可能被注意到。


想着眼不见为净,阿酷的节目也已经表演完成,泽西一边说着借过一边朝门口走去,没想到才走出几步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泽西愣着被身边众人推到了舞台上。泽西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阿酷已经接着主持人发放的饼干了,“大家都知道了规则吧,就一次机会,我们到时候看哪个组剩的长度最短,那个组就可以获得我们的最终大礼,准备开始比赛咯”


“等下等下,让我准备一下”,泽西咽了下口水,深呼吸几口气,一脸局促不安。


阿酷凑近泽西耳边低声说,“学弟别紧张,就是个游戏而已,待会你别动我来引导你”。泽西抬头与阿酷视线交汇,被阿酷盯住鬼迷心窍地点了点头。


“那我们比赛开始!”


阿酷直接咬住饼干,朝泽西努嘴,泽西舔了下唇,算了死就死吧,也衔住了另一头。阿酷捧着泽西的脸,歪着头一点一点地吃着饼干,此时泽西的世界仿佛被按下了静音键,没有人声的鼎沸,没有身边人的起哄,只能看到不断接近阿酷的脸和认真低顺的眉眼,阿酷学长这个视角怎么也该死的好看,泽西心里哀嚎一声觉得自己没救了。


“咬断”


泽西反应过来时发现阿酷已经咬断了饼干,长度也只剩下一小截,阿酷用手接住泽西机械咬断的饼干,到领奖的时候泽西还仿若梦境一般。


后来泽西和阿酷在一起后,跟阿酷的朋友们混熟了,偶然聊到两人第一次见面发生的趣事,这时有朋友透露,“别说了,这个游戏就是会长阿酷非要加的,还指名自己和泽西你一组,这黑幕黑得。”


阿酷没告诉泽西,其实他认识泽西更早一些,泽西大一的时候在同一节选修课的时候就注意到这个臭屁的小孩了,可惜一直没好的时机结识,后来打听到泽西是自己的迷弟,正好制造这个契机推一把。想着第一次正式接触还是别吓着这位纯情的小孩,于是忍着没亲上去,点到为止。





藏法


好不容易等到一天两人都无事闲在家里,此时陈嘉豪和地藏一起窝在沙发里看电视享受片刻的宁静。等到地藏数不清第多少次换坐姿时,陈嘉豪终于忍不住开口


“地藏你多动症吗”


“嘉豪,我有事想跟你说”


“说就说,这么扭捏干吗”


“想跟你玩个游戏,别人推荐给我的”


“就这事,行”


“那好你等一下,我去拿道具”地藏冲进卧室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巧克力饼干,“两人咬住两侧,饼干尽可能短的时候咬断”,然后咬住一端跃跃欲试地盯着陈嘉豪。陈嘉豪看罢将身子转向地藏,咬上饼干后两人开始往对方的方向靠近,等到留下一小段距离的时候,陈嘉豪利落地咬断,然后观察了下长度,满意地点点头。


“挺短的了,地藏你咬断就行了,看起来我们这游戏玩得还行”


地藏面上平静,心里波涛汹涌,这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吗?邵志朗不是说玩这个游戏可以再次体验情侣心动的感觉,增加情趣吗,而且为什么连个吻都没有?地藏不甘心,于是决定再试一下。


“嘉豪,这长度还不算短,我听说其他人都已经不到1厘米了,我们这才2厘米左右”


陈嘉豪狐疑地望着地藏,但是自家男朋友经常小孩子心性,罢了再玩一次。于是又凑过来,当饼干距离到了一半的时候,为了防止刚才的事再次出现,地藏决定主动出击,准备趁陈嘉豪出其不意亲上去,结果眼看就快到了,陈嘉豪又迅速地咬断。


“不错,只有不到1厘米”


拍了拍地藏肩膀,然后转身专心看电视,地藏默默地吃完剩下的饼干。


邵志朗这个扑街仔。




【古辉】【论坛体】课上斜后方一直有个人往我这边望怎么办


* 藏法论坛体一发完

* 私设藏哥只是猪肉佬,不涉及其他生意

* 最近被捅刀捅得有点厉害,搞点沙雕的

* 希望食用愉快




【求助】课上斜后方一直有个人往我这边望怎么办

 

1L

如题,坐标“走进法医学”课堂,总感觉斜后方一位长得很黑的小哥一直在往我这个方向看,有胡子而且看起来就很不好惹的样子,不会是社会人士吧,有点担心

 

2L

“走进法医学”这门课我超想上!虽然是这学期新开的,但听说是医学院一位很有名的老师讲课。刚放课的时候就抢光了,楼主运气也太好了吧!

 

3L

我也是二筛的时候才选上的,刷新的时候多了十几个名额,就马上抢到了

 

4L

是感觉学校最近有奇奇怪怪的人出没,我是隔壁心理学院的,在许教授课堂上看到过几次戴帽子的男人,也是黑黑的

 

5L

诶,这门课?难道是陈老师那门新课?

 

6L

陈老师?是我想的我们医学院那位陈老师吗?

 

7L

对,就是!作为陈老师的迷妹我已经去旁听过几节课了,讲得太好了555,而且长得很好看,可是本专业的不能选这节课

 

8L

陈老师开新课了??我竟然不知道,在哪在哪,我火速过去旁听

 

9L

我是说明明是百人大教室,但是上课的人怎么这么多,原来是医学院本专业的都来听了

 

10L

作为学姐提醒你们一句,不要被陈老师的外表欺骗,虽然又好看又温柔,对学生很有耐心,但是严起来也是真的严,不然就不会上了一节课听了要求之后部分人直接退课了

 

11L

我说我怎么那么好运可以抢到课...但是为了陈老师的颜,我可以!

 

12L

听说陈老师几年前才进来,但是一入职就是副教授,专业能力很强,开这通核课主要目的也是试试水,增加其他院对医学的兴趣,所以安啦,好好上课肯定能过

 

13L

诶,这歪楼歪得有点厉害,怎么变成彩虹屁现场,有人回答下楼主的问题吗,如果真的是社会人士的话有点担心楼主

 

14L

同今天去上课,觉得角落里的那个人有点符合楼主说的特征,应该就是楼主说的黑皮小哥,蹲一个知情人士(建议楼主要不要去告诉陈老师这个情况

 

15L

一看这课堂,一看这形容,就知道说的谁了哈哈哈

 

16L

捕捉知情人士!

 

17L

楼主应该是第一天来吧,黑皮小哥坐在那里已经有几天了。楼主别误会,他不是在看你,他是在看陈老师,可能是因为你正好在他们视线中间所以才以为他在看你,安心啦。虽然藏哥看起来凶了点,但其实挺骚包,人也挺好的

 

18L

藏哥?

 

19L

就是那黑皮小哥,叫地藏,人称藏哥

 

20L

藏哥现在看起来还凶?你们是没看到第一天他来的时候,戴着墨镜,穿着黑色西装,梳着大佬头发,后面还跟着两个小弟(后面才知道是助理),一个小弟大呼地藏哥就是这儿,不知道的以为是要来打架。陈老师看到后马上把他拉出去了,我坐在边上看到窗户外陈老师把他的墨镜取下,一脸严肃地说了几句,他就瘪着嘴带着两个助理走了。第二节课再看到藏哥,就是现在这样的毛毛头和卫衣运动裤,相比于之前的已经温顺很多了

 

21L

对不起,这场面我只想到一个词,孔雀开屏

 

22L

诶诶诶,不是,你们别都回头看啊,一下子齐刷刷几个人都往那位小哥方向看,虽然是下课时间,但是也太明目张胆了,突然害怕

 

23L

有一说一,小哥虽然黑,那五官真的没话说,第一次见黑了还能这么帅的人

 

24L

一,哪里有一?

 

25L

黑皮小哥是一(危险发言

 

26L


27L

打上课铃了,楼主先去上课啦

 

28L

我也,陈老师进来了

 

29L

哈哈哈哈哈哈不行,我刚憋笑憋得太难受了,刚刚不是信息采集吗,每个人都要写姓名学号院系,我坐在黑皮小哥旁边,传到我的时候发现发现原来黑皮小哥真名不叫地藏,叫冯振国,这是什么村口杂货铺店主家傻儿子的名字哈哈哈哈

 

30L

难怪陈老师特意强调写真实姓名,而且课堂上每个人都要写,原来是这一茬哈哈哈哈

 

31L

以黑皮小哥为分界线,听到之后的咳嗽声此起彼伏,是专门掩盖笑声吗hhhhhh

 

32L

突然有点点后悔坐前排,没看到藏哥公布真名的时刻

 

33L

我发誓,我坐旁边看到黑皮小哥写名字的时候脸又黑了一度

 

34L

我也发誓,我坐前排看到陈老师说完之后偷偷的抿嘴笑了一下

 

35L

突然,磕到了...?

 

36L

别扭攻×腹黑受,我可以!

 

37L

???怎么回事,万物皆可cp吗,还是我老了



38L

你们就没人想吐槽一下这个名字吗,我刚回到宿舍笑到舍友起来打我哈哈哈哈,怎么这么像卖猪肉的名字

 

39L

姐妹您是预言家?藏哥....真的是卖猪肉的

 

40L

???

 

41L

???我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了,什么??

 

42L

你说那么一酷盖是猪肉佬?

 

43L

就,你们还记得前一阵子校庆吗,藏哥雇了一辆大卡车,里面装了十头猪送给学校,车上还拉了个大横幅,上面写着“医学院陈嘉豪副教授祝校庆快乐”。当时我和陈老师正在去办公室的路上,看到这个后陈老师脸都发青了,扶住额头掩面拉着我准备从另一边走。结果藏哥瞥见了我们,招手跑来,扯着嗓子喊:“嘉豪,你看,这是我替你送的礼物,还专门挑的我们场子里品质上好的墨西哥猪!”

 

44L

这轰动全校的操作原来就是藏哥的手笔,感谢藏哥,有了这十头猪,食堂阿姨手也不抖了,肉也变多了!

 

45L

虽然没看到现场,但是全校都传遍了。在猪肉价格飞涨的时候,还能送十头猪,藏哥对陈老师是真爱了

 

46L

感觉黑皮小哥有点傻乎乎的是我的错觉吗

 

47L

藏哥太可爱了吧!

 

48L

藏哥在被陈老师打的边缘疯狂试探

 

49L

陈:冯振国多半是欠揍了

 

50L

点蜡

 

51L

点蜡

 

52L

点蜡

53L

停停停,起码现在藏哥还好好的呢

 

54L

果然,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55L

啊我是说我怎么看黑皮小哥那么眼熟,之前我在电视上看到过他,专门报道他的猪肉产业拉动了城市的经济增长,还进行了表扬。我傻了,换了毛毛头就一时没认出,我去找找那个视频

 

56L

没想到藏哥看起来挺不靠谱,竟然还家大业大?

 

57L

找到了找到了!



58L

卧槽,一直潜水的别院学生忍不住冒泡,十分钟,我要这个男人的的全部资料

 

59L

啊啊啊啊,这是藏哥??藏哥打扮下这么帅??

 

60L

妈妈我恋爱了,快点把我户口本拿来!

 

61L

那我也默默丢个图,是之前偷偷拍的陈老师



62L

我们学校有这么帅的老师,我怎么不知道??

 

63L

我又一次心动了



64L

对不起,我改变主意了,十分钟,我要他们在一起



65L

哈哈哈哈楼上,我可以单身,我的cp必须结婚

 

66L

这两颜值太杀我了,是我配不上,麻烦他两麻溜的在一起

 

67L

我是民政局,我自己来了

 

68L

请问是直接磕吗,还是需要走程序

 

69L

不过这cp叫什么?冯陈?

 

70L

要不,真好(振豪)?

 

71L

可,我cp真好,一语双关

 

72L

真好szd!

 

73L

那个,作为医学院的表示,这cp早就存在了,叫藏法

 

74L

怎么回事,我磕cp还能落后一步

 

75L

因为陈老师在来学校任职前是法医,我们挺早就经常看到藏哥来办公室找陈导,有时候也能聊上两句话就知道的多一些。他们两个的互动挺戳我们的,所以我们跟着陈导的几个人就暗戳戳的磕,为了避免被发现,特地叫藏法没那么引人注目。

 

76L

竟然能在这碰上同组成员,说来我们跟着陈导也将近两年了,其实陈导本来没想过当老师,但是由于一次意外导致手指断裂,虽然后面接上了还是影响工作,所以陈导才放弃法医来大学教书,藏哥早年也发生过这种情况,但是没有接上,所以现在只能用金属指架。曾偶然听到藏哥说过,陈导不得不离开法医岗位时心情很低落,郁郁寡欢,于是建议他来大学教书,看到他慢慢开朗起来真的很开心。还很认真地说,“阿豪陪我度过了那段日子,是时候让我陪他熬了”。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具体经历了什么,但是这种真挚的情感很动容,就算不是爱情,能有一个陪着你走了这么久的老友也足够了。

 

77L

没想到有这么深的渊源,太心疼了,以后两个大帅哥都给我好好的!

 

78L

藏法太真了,我说不出话

 

79L

不行,就要去上课了,我调整下心情

 

80L

现在人还不是很多,不过果不其然藏哥又坐在老位置,但怎么感觉兴致不是很高,捂着肚子趴在桌子上

 

81L

我也看到了,是不是生病了,一直在出汗?

 

82L

卧槽卧槽卧槽,陈老师走过来了,我坐在藏哥边上不敢动

 

83L

不是,我笑死,我看前排的姐妹们立马掏出镜子来观察后边的情况,因为上次太明显这次怕被抓吗哈哈哈

 

84L

我恨,我怎么没有带镜子



85L

用手机也可以!我和旁边的姐妹相视一笑,现在一起用手机反光在观察,虽然看得不清楚,但起码能看到一点

 

86L

在赶过来的路上等前线消息

 

87L

班里突然安静了我好害怕

 

88L

啊啊啊啊啊,是我出现幻觉了?快来个人把我打醒,陈老师刚刚摸了摸藏哥的额头和脸是真的吗??

 

89L

是真的!我也看到了,我现在有点精神昏迷

 

90L

陈老师下来了,快把东西收一收

 

91L

我现在打字都是抖的,我刚坐在藏哥身边,陈老师过来之后低声问了一句好点了吗,摸了下藏哥的额头,然后!藏哥在陈老师的手上蹭了下,“早知道昨天不在冷库唰火锅后又坐在台阶上吃冰淇淋了,难受”,陈老师另一只手轻捏了下藏哥的胳膊,从包里掏出了水杯叮嘱藏哥多喝热水。陈老师的语气太温柔了,我在旁边咬着手克制不让自己叫出来啊啊啊啊

 

92L

藏哥是在撒娇吗?!藏哥就是在撒娇!这是什么黏糊糊的大狗狗啊

 

93L

我为什么才起来!我现在赶过去还能感受到一点点狗粮的余温吗

 

94L

楼上,我才是人间惨事,我前脚刚进教室,后脚陈老师就走到讲台上了,愿上天往前拨两分钟让我目击下吧!

 

95L

我刚刚又偷偷观察了下水杯,是平时陈老师用的那个!



96L

我觉得我需要一点胰岛素,现在摄入糖分过量

 

97L

而且胃不舒服也要听你的课,磕到了



98L

不过在这里提醒下各位,天气转凉,大家千万别学藏哥那样作死,不然胃痛起来要你命。最重要的是,藏哥还有陈老师照顾送热水,单身的我们没有



99L

楼上乍一眼看是提醒我们,乍两眼看是吐槽藏哥,其实是讽刺我们单身,好了举报了

 

100L

就算没有甜甜的恋爱,看我cp谈甜甜的恋爱也可

 

101L

不好意思打扰问一下,陈老师的办公室是在401吗?

 

102L

对,就是那儿

 

103L

我觉得仿佛进错了办公室,衣架上挂着一件过大的风衣不说,桌上的书是《高效养猪技术》、《如何培育现代高产母猪》、《养猪三百问》...难道是藏哥放的?

 

104L

这书名是什么鬼哈哈哈哈,突然好奇

 

105L

藏哥不愧是猪肉产业的龙头老大,这好学的精神,respect

 

106L

不过我是该惊讶藏哥的书竟然在陈老师那儿,还是惊讶陈老师竟然允许藏哥这种书放在自己办公桌面?

 

107L

不管怎么说,是真的就对了

 

108L

说到那件风衣,不知道是不是我上次看到的那一件

 

109L

聚光灯往这边打,话筒给你,请说出你的故事

 

110L

前两天我去找陈老师问题,陈老师可能是太累了,趴在桌上休息,披的是一件藏蓝色的风衣,腕口还有花纹。在门口犹豫要不要进去的时候,陈老师就醒了,起身的时候看得出肯定不是老师的衣服,因为尺寸显然大了一码,至于是不是藏哥的,我也不敢问也不敢说

 

111L

陈老师最近是事挺多的,黑眼圈都重了

 

112L

听这描述,我觉得我跟你去的可能是同一天,你是什么时候去的?

 

113L

这周一,你也看到了吗?

 

114L

Emmm,我比你去得早一些,当时我经过门口时就看到陈老师闭眼靠在椅背,藏哥站在后面,穿的就是那件风衣,然后帮陈老师取下眼镜按摩眼睛附近,藏哥察觉到有人来了,抬头正好跟我四目相对,我站在那儿仿佛一个巨型电灯泡,于是决定先行离开,fine,I’m OK

 

115L

确认过眼神,是打扰我和阿豪的人

 

116L

所以藏哥是怕陈老师感冒专门披上衣服的吗,太宠了,我i了

 

117L

这男友力直接拉到了满格吧,忍不住打了下我旁边不争气的男友

 

118L

磕cp就完事,要什么自行车

 

119L

是我cp脑吗?我感觉今天陈老师声音都降了一些,虽然整个教室都能听到,眼神还经常往藏哥那个地方扫

 

120L

我也感觉到了,我坐在藏哥前面,我看到陈老师好几次往这边看了!

 

121L

果然藏哥身体不舒服,陈老师状态都不对了

 

122L

并且今天陈老师竟然都没有留课堂答疑时间,说有事的话下午去办公室找他,上完课就直接走了

 

123L

因为他来后门这和藏哥一起回去了

 

124L

第一次看到萎靡的藏哥还有点不习惯,希望藏哥快点好啊

 

125L

不过作业还留挺多的,不说了,我去肝论文了,心中默念我爱法医学我爱法医学

 

126L

又到新的一周,可以看到陈老师了



127L

我上专业课都没这么认真,恨不得每天都能上这门课

 

128L

楼上的姐妹倒也不必hhhh,三节课一篇论文还是有点遭不住

 

129L

不过待会就能看到藏法啦,开心!

 

130L

呜呜呜,陈老师今天带了毛绒帽子,一些小雪带到了围巾上,鼻子红红的,太可爱了吧,藏哥拔刀吧(我乱说的藏哥别当真,秒怂

 

131L

今天陈老师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眼睛亮晶晶的一直笑,不过藏哥呢,怎么没看到人

 

132L

应该快了吧,平常都比陈老师早到几分钟,不知道今天怎么迟了些

 

133L

我刚看到藏哥猫着腰从后门进来了

 

134L

藏哥竟然带了围巾,上面还有个小兔子哈哈哈哈哈

 

135L

藏哥这么有童心的吗,想想大黑脸配小兔子围巾,怎么想怎么违和

 

136L

我看藏哥坐到座位上之后,马上就把围巾摘掉了,赌一毛是陈老师逼藏哥带的

 

137L

藏哥,你要是被威胁了就眨眨眼

 

138L

藏哥:围巾一带,可可爱爱

 

139L

刚上课的时候,我看陈老师是不是手指不舒服啊,写字都不是很灵活,写一下就活动下指关节

 

140L

估计还是那个旧伤吧,天气一冷容易犯病,哎

 

141L

诶诶诶,藏哥把陈老师拉出去干嘛?

 

142L

有哪位勇士敢跟过去一探究竟

 

143L

到底去干嘛了我好好奇

 

144L

所以这就是你们都“十分自然”地在窗外探头张望的原因吗

 

145L

同志们收敛点,别被正主撞破

 

146L

我天,我也太好运了吧,刚刚下课去接热水,没想到竟然碰到他们两个了,但是隔得有点远听不到他们说什么。就看到藏哥向门卫借了个小盆打了热水,抓着陈老师的手往里面放,陈老师一脸无奈。

 

147L

卧槽,姐妹你是天选之子啊,你看能不能凑近点瞅瞅

 

148L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让其先接热水,我们的幸福就靠你了

 

149L

我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保温杯喝水,在这里踱步已经几分钟了,我往那边挪一挪试下

 

150L

???!!!

 

151L

姐妹发生了什么,别不说话啊

 

152L

急得慌,咋啦咋啦

 

153L

我现在飞奔下去还来得及吗

 

154L

让我酝酿下情绪,虽然神色平静,但我现在强忍着不发出尖叫。泡了几分钟后,陈老师看了下时钟可能是怕耽误上课准备回来了,藏哥神色特别认真地从口袋掏出卫生纸,一点点把陈老师的手擦干净后,还把陈老师的手放在自己手里面取暖,藏哥好会一男的!

 

155L

我被藏哥撩到了,太会了吧!

 

156L

我现在激动地只想去操场跑两圈,然后大喊我cp是真的

 

157L

没想到藏哥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心还挺细

 

158L

可能是因为藏哥本身就是断指,更能对陈老师的不舒服感同身受吧

 

159L



160L

陈老师和藏哥回来了,藏哥脸色比出去时好了很多。陈老师进门前还低声在藏哥耳边说了什么,然后捏了捏藏哥的手,估计是在安慰藏哥,毕竟藏哥出去时脸黑得挺吓人的

 

161L

这节课果然陈老师写字流畅了许多,给藏哥点赞

 

162L

是因为上次陈老师走得早吗,这次问问题的人怎么这么多

 

163L

看到藏哥想上前跟陈老师说话,结果陈老师挥了挥手让他到外面去等,果然上次只是个例哈哈哈哈

 

164L

藏哥:我不是你的小可爱了吗

 

 

 

等了将近二三十分钟,教室里的人基本都散了陈嘉豪才从里面走出来,到了冬天天色便黑得快,才六点出头就已经灰暗一片。“站着当雕塑呢,走啦回家”

地藏反手握住陈嘉豪的手,“好,回家”

 

“手好些了吗”

“到了冬天就要多注意下,别老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

“嘉豪,看我在外面吹冷风等了你这么久,有没有什么奖励”

“想美得吧你,奖励你再带一次小兔子围巾?”

“....”


收到了某人(咳咳)送的礼物,里面有这面锦旗,笑死我了,又是心疼叶sir的一天。

叶sir今天有对象了吗?
没有

老张的生贺混剪
祝老张生日快乐💞


* 井滔配史密斯夫妇的梗它不香吗,我在佛前求了五百年还是没人写,于是自割腿肉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尽量不坑

* 搞井滔的都是我的父老乡亲

* 本质只是剪视频的,只是想看这个梗,写文太难,轻喷,第一次写还卡肉,对写文的太太表示敬意

* 最近有点忙,下一次更新可能需要一段时间了

文在第四张

(被ping得跟卡带似的,仿佛有仇)




原梗来自于绿野千鹤太太的《迪奥先生》小说,脑洞真的笑到我头掉,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原小说
可能会有后续
有的话由我/唐河落 @唐河落 进行更新

注:音频来自于同名小说广播剧

一个采访的眼神向视频

咱也不知道为什么古老板一直盯着飞
论为什么我的嘴角疯狂上扬
(请忽略掉有些高糊画质,高糊也可以出爱情!

【古辉】看古辉宇宙时产生的脑洞,进来吃糖

送给 @唐河落 ,感谢姐妹和我一起快乐磕古辉开脑洞!

国庆放假来摸一下鱼,换季之际确定不来一颗菲律宾特产的糖吗?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